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魔同修 > 第908章 往事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孙尧不明白大师兄为何忽然发笑,冰河对岸的完颜无泪也有些诧异。

    三十年来,她有无数次的想过,自己当着古剑池的面儿质问他时,古剑池该有如何反应。

    是狡辩,还是承认,是心虚还是默然不语……

    各种情况她都想过,唯独没有想到,面对自己质问三十年前的事情时,古剑池竟然放声大笑,声音洪亮中透着难掩的孤傲与桀骜,仿佛整个天地都被踩在他的脚下一般。

    古剑池笑声传开,周围丛林里的鸟雀惊散无数,哗啦啦的从树林里飞起,一时间场面气氛很是怪诞,只有古剑池爽朗桀骜的笑声在这片古老的森林里回荡着。

    等古剑池笑够了,完颜无泪冷冷的道:“你笑什么?”

    古剑池笑毕,目光重新凝视着远处冰河对岸手持笔直长鞭的完颜无泪的身上。

    他道:“这三十年来,每个人都以为元大哥的死,与我脱不开关系。”说到这儿,他忽然眼角余光看了一眼身旁的孙尧,道:“孙师弟,虽然这些年来,苍云门私下禁止谈论元大哥的事儿,可是内里还是有许多人忘不了他。你也是苍云弟子,对于当年元大哥之死,是不是也觉

    得与我有关系?”

    这问的就有些失礼与唐突了,孙尧心里很清楚苍云门弟子私下是怎么传的,可是这些话对谁都可以说,唯独不能对古剑池说。

    他不明白大师兄为什么忽然当着完颜无泪的面儿问自己这话,这可是一个大难题,回答好了自然更得大师兄信赖,可是一旦回答错一个字,自己以后的日子可就难过了。

    孙尧的表情瞬息间变了好几下,到底还是老奸巨猾,他稍一思忖,便道:“大师兄,当年师弟拜入恩师门下的时候,元师兄早已经过世多年,关于元师兄的事儿,师弟确实不知。”

    他这话说的很有水品,他没有说自己拜入苍云的时间,而是说自己拜入恩师门下的时间,这是两个时间概念。

    一般苍云门弟子,像云乞幽、杨十九这样一进山门就是内门弟子很少很少,大部分都是从外门打杂弟子熬出头的。苍云门收徒有一道很完整的体系,首先从人间物色资质不错的少年孩童,领进山门之后,有长老院专门的长老,传授阴阳乾坤道的前五层修炼口诀,然后就会对这些少年孩童放任自流,分配到各个部门打

    杂,或者给一些精英弟子、长老当打杂弟子。

    期间如果被某个长老看中收入入室弟子,那就一飞冲天了,直接晋级内门弟子,可以领取身份铁牌,记录在苍云门历代弟子的档案之中。

    如果没有这么好的运气,就只能等外门弟子三年一次的考核,只要在将阴阳乾坤道修炼到第四层境界,都会有很大希望考核通过,分配到长老院各长老门下,当然,其他四脉也会在考核中选取弟子。

    孙尧当年拜入苍云门时,年纪很小,只有七八岁,在轮回峰的一个大饭堂了做了几年的杂役弟子,那个时候元少钦是没死的。

    十几岁的时候,他才拜入云鹤道人门下,从此草鸡飞上了枝头,不过那时元少钦已经死了。

    孙尧话中的小九九,怎么能逃过古剑池的玲珑心思?

    他对着孙尧笑了笑,知道孙尧这是在敷衍自己,不敢说得罪自己的话。

    他道:“孙师弟你进门较迟,或许不太清楚,此事师兄是问错人了,我很清楚这些年来苍云门弟子私下是看我的,可是我问心无愧。”完颜无泪冷笑,道:“好一句问心无愧!当年在湘西,就我们三个人在场,除了我之外,只有你一人知晓此事,我和元少钦在山中养伤,你先离开,当我们离开大山时,外面关于我和元少钦的谣言已经满天

    飞。除了你,还有谁知晓此事?”古剑池笑了笑,道:“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当年之事与我绝无干系,我虽然十分不满元大哥救你,可是既然他救了,我也没法子。我离开前对元大哥发誓,绝对不将此事吐露出去,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守

    口如瓶,连恩师都没有告诉,我没有违背过我对元大哥的誓言,所以我问心无愧。至于是谁传出去,嘿嘿……”

    他忽然怪笑了几声,道:“听说前阵子就俘虏了天师道的秦凡真秦姑娘,难道她就没有对你说过些什么?”

    完颜无泪的眉头一挑,道:“你是何意?”古剑池道:“当年知晓此事的人,确实是只有我们三人而已,你和元大哥在深山里,自然不会说出去,我也没有说出去,终究是有人传出去的,你既然见过秦凡真,就应该知道她那张被尸气的浸染的脸吧?但你肯定不知道,舔了她脸的僵尸,就是当年伤你的那个湘西千年尸王。尸王伤了你之后,没过多久就被天师道的人给收服了,当年秦凡真绝对就在湘西那片大山里,当年之事的前因后果你问我是问错人

    了,你该去问问秦凡真才对。”

    完颜无泪的脑海中浮现出带着斗笠的秦凡真的身影,那晚和秦凡真的谈话,渐渐的浮现。

    “你是谁?你的道行这么高,我在你的手中几乎没有什么反抗之力,你绝对不是无名之辈,还请姑娘赐教芳名,也好让我知道是栽在谁的手中。”

    “我复姓完颜,名唤无泪,很少在人间走动,上次圣殿大战,我在闭关,几十年没在人间走动,你不知道我也不奇怪。”

    “完颜无泪?无泪仙子?叹别离的主人无泪仙子?”

    “秦姑娘,没想到你知道的还挺多,在像你这个年纪的弟子中,听过我名字的可不多。”

    “我本来是不知道的,只是在前阵子无意中得知,三十年前苍云门中一个姓元的弟子因你而死。”

    这是她和秦凡真之间的对话,当时秦凡真头上戴着斗笠,面纱蒙着黑纱,完颜无泪无论怎么想,也想不起当时秦凡真脸上有什么异样的表情。如果此事真的是秦凡真透露的,如果当年秦凡真真的在附近看到那一幕,就不会询问自己是谁,更不会提起元少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