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混在明朝当书生 > 第一百六十四章 秘史
????第一百六十四章秘史

????要是说朝廷不管江湖的事情,当然不可能

????如此大量的武林人士涌入这里,当地的官府同样也担心出什么问题,于是也就派出了捕头化妆成了普通的老百姓,然后悄悄的进入了这里,然后监视这里的一举一动

????而看到黄河帮大量的人涌入了这里,下面没有什么动,如此一来他们的倒也放心了一些,不过这心并没有放多久,很快,包篆的人马大量的冲了下来,然后就是一片魂

????看到这个情况,对于这些捕快而言,哪里还坐得住,这带头的铺头立即对另外一个捕头道:“立即回去给大人禀告,不然的话要出大子”

????要知道当初黄河黄打点的时候,这县太爷同样也是打点的对象,所以当然好多多的关照一下才行。

????这捕头也没有耽搁,匆匆忙忙的也就直奔县衙,至于其他的人这继续监视。,

????不过,很快他们就现包篆的人就如狂风暴雨一样横扫了黄河帮的人

????“总捕头,要不要出面一下?”

????好其中一个捕头询问道,眼前的这个情况看上去好像有些不对头啊

????这总捕头一拍他的脑袋,骂道:“你嫌自己的命长啊,你没有看到眼前这个情况,别人这一人一口口水都可以把我们淹死”

????几个捕头不由的缩缩自己的脑袋,这话说的非常的没有错,要知道对方现在可是好多人,而且亮出自己的招牌来这也没有什么好处吧

????最主要的一点,你即便亮出自己的身份来,别人也不会理会你吧,你怎么说也仅仅是个小小的捕头而已

????于是几个捕头也就瞪大了眼睛在哪里看着

????现在这里可是一片魂,几个捕头也跟着魂在了人群之中,眼前带的这个情况对于他们而言也是第一次看到

????而当他们最后听到包篆嘴里说出公主两个字之后,更是惊得寒毛都竖了起来

????“公主?”

????带头的捕头有些不相信的看着眼前的情况,然后猛的扭过头,看着旁边的一个不快的,道:“还不快回去禀告,公主驾到了”

????眼前这个情况他们简直已经出了他们的想象,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公主居然出现在这里,而且最主要的一点那些光头兵带头的居然还是一个千户,也就是说那个和尚居然是个千户

????这个小镇居然同时来了两个重量级的人物,这种情况已经让他们没有丝毫的办法能应付了,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立即通知自己的大人来才行

????另外一方面,包篆当天晚上还真的和黄河黄呆在了一起,让人准备了一些酒菜,然后送到了这黄河黄被困的地方

????看到包篆居然送来了酒菜,黄河黄道:“怎么?你还真打算和我这个阶下囚喝酒?”

????包篆啪的把手里的酒坛子一放,道:“这喝酒并不是什么问题,坦白的说从这心里,我多少还是有些敬重你”

????黄河黄哈哈一笑,道:“敬重我?千户大人,你这不是开玩笑吧?”

????包篆正se道:“你看我像是在开玩笑?”

????说完,拿起手里的酒坛子,先给黄河黄的碗里倒上,然后这才给自己倒上。

????不过黄河黄现在可是被绑着,多少有些不便,包篆眉头一皱,道:“来人啊,把绳子解开”

????光头兵犹豫了一下,这还是上前把他的绳子解开,然后站自在包篆的背后。

????黄河黄坐在了包篆的对面,端起了眼前的酒碗,问道:“难道你就不怕我逃了?”

????说罢,一口喝干了碗里的酒,然后一抹自己的嘴,啪的一下把碗放在了桌子上

????包篆也非常干脆的一口喝干了自己的碗里的酒,这才道:“逃?呵呵呵,这个时候你根本就不会逃,现在这罪责你一力承担,所以你的那些手下才能平平安安的回去,你黄河帮也才能保存,但是,要是你这逃了,你认为会是什么后果?”

????其实包篆不用说这黄河黄也知道是什么后果,到时候就会理所当然的追究黄河帮的罪,远了别说,就光这里的几百人最后也都会成为罪犯,那么对于他们而言,等待他们的可就是牢狱之灾。

????黄河黄一愣,然后哈哈一笑,道:“正如你说的那样,我还真的不能逃”

????黄河黄的心里其实非常的清楚,能成为一帮之主的人,要是脸这点都都不清楚,那么他这帮主也就算是白当。

????包篆抱起酒坛子再次给他的倒满,道:“你的话我已经传达给你的人,明天我会安排你和他们见面,有什么安排的话你也就想好了”

????黄河黄端起了酒,浅浅的喝上了一口,道:“怎么听上去就如安排后事一样?”

????包篆也没有多争辩,道:“你权当安排后事,其实这也无所谓,其实我今天来陪你,我还想看看你的人是不是有那个胆量来救你?”

????“救我?”

????黄河黄惊讶道,摇摇头,道:“他们来救我干什么?这个时候救我对于帮并没有任何好处,反而不少的坏处,如此一来的,岂不是被你抓住了痛脚?”

????包篆笑道:“你还真是够坦白的,不过倒也是,我也非常的坦白的给你的人说了,这胆敢有人来抢你的话,可是杀无赦,你现在和朝廷的钦犯无异,这来救你,说在严重一点,其实也就相当于劫牢,当然,我在外面同样布置了重兵”

????“所以你才能安心的在这里陪我喝酒?”

????黄河黄问道

????包篆可一点都不谦虚,笑道:“不多,你说的很对,我这人其实胆子非常的小”

????黄河黄顿时有些哑然,摇摇头,道:“真没有想到你好歹也是一个千户,居然如此的胆小,而且我现在多少也知道了,你应该就是当初被苏州被称为武林盟主的人,那么有一件事情我想请问一下”

????说罢,他直直的盯着包篆

????包篆面不改se的,其实这黄河黄要问自己什么心理多少已经有些清楚了,既然知道自己是什么人,那么当然也就会问自己《葵花宝典》的事情,真不知道这怎么回事,当初自己的一句戏言而已,居然那么多人的相信了

????这不由的叹叹气,摇摇头。

????黄河黄惊讶道:“你为何摇头?”

????包篆抬起头,道:“其实我大概也知道你要问什么,不过最好别问才是真的,因为你问了会失望”

????黄河黄一听,脸上不由的浮现出了一丝失望之se的,惊讶道:“你知道我要问什么?”

????包篆道:“我知道,是不是江湖上现在到处流传的那个什么《葵花宝典》,这个可能真要你失望,当时不过是我酒后的失言而已,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葵花宝典,不过被江湖上别有用心的人听去了,于是也就给弄出了一个厉害得不得了的武功秘籍,我真不知道自己是应该欣慰还是应该无奈”

????黄河黄的心里更加的震惊,可是要他轻易的相信包篆的话当然不容易,有句话说得好,知人知面不知心

????笑道:“要是真的是一句戏言,为何现在江湖上流传得那么厉害,而且还有人说拥有这本秘笈?”

????包篆笑道:“拥有?他在把天下人当傻子吧,要是真的有的话,谁不自己自躲着去修炼,然后把秘籍毁掉,如此一来自己就是天下无敌,还生怕谁都不知道一样大张旗鼓的吆喝说自己手里有秘籍,除非那人是傻子和傻蛋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然后不怕天下人都来抢夺一样。你说是这个道理吗?黄帮主?”

????这其实也就在明显不过的事情了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财不外露,这家里有钱什么的都藏着,不能被别人知道,以免别人起了歹心,而对于武林人士而言,这武功秘籍就是最大的财富,这不论是少林,还是武当,或者说是峨眉,他们的那些什么秘籍之类的都是门派重要的东西,都藏着严严实实的,更有些武林世家,讲究的是功夫传男不传女,这原因就是生怕这传给虐,这女儿嫁人之后传给了男方,如此一来原本算得上机密的武功一下子就让别人知道了。

????而现在,要是真的《葵花宝典》,明明知道这上面的都是一些绝世武功,也是武林人士追逐的对象,那么自然应该藏起来,然后自己练,当然不能被其他人知道,而他们偏偏大肆对外宣传,这又不是买产品,这《葵花宝典》别说没有,就算有总不可能拿出来当白菜一样卖?如此一来不管什么武功秘籍,最后也不算什么秘籍。

????出现这种情况,这最大的可能就是要么是假的,要么就是别有用心。

????黄河黄露出了思考的神se,道:“如此说来,这应该是有人故意散播出来的消息,这是别有居心”

????“别有居心自然不假,不过有人相信这才是傻子,摆明就是一个骗局,非要上当,这和傻子又有什么区别?”

????包篆笑着问道,举起手里的酒碗,道:“怎么?黄帮主?你难道对于这个消息也深信不疑,或者说,难道你也打算去争夺一番?”

????说完,包篆一口喝干了自己碗里的酒,虽说还是有些火辣辣的,不过这个时候这种辣乎乎的感觉特别的舒服。

????原本还以为黄河黄会反对什么的,但是万万没有想到,他居然老老实实的点点头,道:“的确是,当初我也派人好好的去查了查,对于武林人士而言,多少的财宝并不算什么,能武功盖世这才是最主要的一点的,想我黄河黄把一个黄河帮由当初的一个没有丝毫名气,不入流的小帮派,壮大到现在这个地步,要名气有名气,要实力有实力,对于我而言,除了让自己功夫更上一城楼之外,也没有其他什么追求,而江湖上突然冒出来一本叫《葵花宝典》的武林秘笈来,对于我来说同样有莫大的吸引力,所以自然就派人去调查了一下,但是这却好像谜团一样扑朔迷离,一切迹象都表明有,但是却丝毫查不出什么来,如此一来更加显得神秘但是万万没有想到居然是假的”

????黄河黄的脸上有些失望,费了好大的心思去追寻的东西居然是空的,对于他而言这也我那全算得上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包篆笑道:“既然有人要作假,当然不可能如此轻易就让人看穿这谜底吧?不然的话这戏怎么接着演下?”

????有人既然故弄虚玄,当然不可能如此轻易的就让人知道这是假的,这根本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这黄河黄居然连这点都没有看清楚,好歹也算是老江湖了

????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这老江湖有时候看样子还是要犯糊涂的。

????可是黄河黄好像依旧有些不甘心一样,道:“你说,这万一是真的呢?”

????“万一真的?”

????包篆有些怜悯的看着黄河黄,问道:“那么黄帮主,我问问你,这江湖上流传有本至高无上的武功秘籍,名字叫做《葵花宝典》,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一年,两年,还是很早很早以前?”

????黄河黄沉yin了一下,这才道:“算算时间,这才出现了仅仅一年而已以前没有”

????包篆笑道:“对了,为什么以前没有?很简单,因为以前没有人说出来,从我嘴里说出来之后,所以这江湖上才有了这武功秘籍,就是不知道到底什么人有什么居心,而且我估计即便有这本秘籍你也不会去练的,因为这可是太监练的功夫”

????“太监练的功夫?”

????黄河黄一脸的呆滞

????包篆笑道:“是啊,我心目中的这本秘笈就是太监练的,什么欲练神功,必先自宫之类的就是不知道造谣的人为什么不把这句也加进去,不过如此一来,估计也没有人来抢夺这本子虚乌有的秘籍吧,不过,黄帮主,你既然说你派人详细的调查过,那么不知道能不能把你调查的一些情况告诉我一些”

????要知道来之前,这张永可委托自己要好好的调查一下关于现在在江湖上掀起悍然大*的武林秘笈到底是怎么回事,自己现在也仅仅知道有人在散布这个谣言,但是到底是怎么回事自己却丝毫没有任何的头绪,可现在不一样,黄河黄居然知道这事情,而且还派人调查一下,那么自己好好询问一下他不就可以了,如此一来自己也就省去了一些力气,不然的话自己调查起来同样毫无头绪可言。

????黄河黄清醒过来,惊讶的看着包篆,问道:“你为何要问这个?”

????包篆笑道:“你可别忘记了,我可是朝廷的千户,这才受人委托其实也在追查这秘笈的事情,不过可惜的是我天天呆在少林寺,也丝毫查不出来任何的头绪,既然你知道,何不告诉我,如此一来的话我也省去了很多麻烦,而且那秘笈存在一天,江湖上的武林人士就会为了这不存在的武林秘籍生更多的争斗,很多人也就会白白的死掉,所以找出幕后黑手也是非常的必要的一点”

????“朝廷居然也调查这个事情?”

????黄河黄惊讶道,好像在他的眼里,这朝廷好像应该不会过问朝廷的事情一样。

????包篆反问道:“朝廷怎么可能不过问这个事情?所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这天下都是皇上的天下,不管是武林人士也好,还是不是什么武林人士,都是大明的子民,有人别有用心,让武林魂,这当然得好好追究才行这万一要是什么反贼的什么的,或者这是什么人的yin谋呢?小事情朝廷可以不用过问,这事情闹大了当然会过问的当然,你们也别想着朝廷真的管不住你们这些所谓的武林人士,或者帮派之类的,有时候需要的是一个平衡,所以朝廷才会睁只眼闭只眼而已”

????武林?

????武林是什么?武林归根结底还是大明的天下,既然都是自家院子,朝廷怎么可能坐视不理?特别是这种yin谋味十足的事情,朝廷自然不可能不管,要知道了为了什么秘籍之类的,武林人士自相残杀的事情多不胜数而且很多的火拼伤亡的人数可不小,引起的魂同样也不小。

????现在这个情况也就是如此,而因为包篆其实也算得上是始作俑者,所以这个事情张永才要包篆自己去查查究竟,看看到底是什么人在捣。

????黄河黄想了想,这才问道:“我告诉你的话,对于我有什么好处?难道你可以免去我的罪?我可是挟持了公主,按照你的话来说,我可是罪责难逃,不砍头都要充军的”

????包篆耸耸自己的肩膀,道:“坦白的说,没有任何的好处也不能免去你的罪,你依旧不是砍头就是充军,唯一的好处就是,这事情查清楚之后,你要是死了,我可以烧香告诉你这事情的真相,好歹你当初也被蒙蔽了,至少不会不明不白的”

????房间里面顿时陷入了沉静之中

????黄河黄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包篆,没有想到居然是这个理由

????包篆则咧嘴一笑,道:“怎么?对于我给的条件还不满意?”

????黄河黄清醒过来,哈哈一笑,道:“满意,满意,。真是太他**的满意了,既然如此,那么我也就告诉你,我派人查了一下,现这个谣言最先还是出现在了杭州一带最先听说拥有这本秘籍的人杭州一个武林世家,同样姓黄,号称断肠剑,不过可惜啊……“

????“可惜什么?”

????包篆惊讶道,难道说这姓黄的怎么了?

????黄河黄叹口气,道:“老夫派人去的时候,这断肠剑没有把被人的肠断了,反而把自己的肠断了,一家十多口,已经尽数被人给灭门,一夜之间,一个都没有落下”

????灭门?

????包篆的脑袋里面不由的想起了当初的宁王,一家老小同样被灭门了,真的什么都没有留下。

????不过这宁王也姓朱,这皇帝也姓朱,所以这朱家倒也不至于断子绝孙那么严重。

????一般而来,这灭门的要不是就是仇家,要不是就是其他的原因,要是武林挑战的话大不了点到为止,也不会灭了别人全家的。

????旋即问道:“那究竟是什么人做的?”

????黄河黄摇摇头,道:“不知道,后来又传言说是被他的仇家给灭了,但是这断肠剑在杭州一代还是比较有名望,也不是那种到处树敌的人物,这黑白两道也都不怎么得罪,所以那种会灭了他全家的仇人倒没有,于是很多人猜测,这应该是和那本秘籍有关系,有人为了抢夺秘籍,所以这才杀人灭口”

????包篆指指自己,问道:“我才是最先说出秘籍名字的人,怎么没有人来找我?反而找什么姓黄的?”

????黄河黄道:“听说是武林盟主把这秘籍给断肠剑代为保管。”

????武林盟主不就是自己?

????这断肠剑到底是什么人自己都不知道,这江湖上居然还传言自己把武林秘籍交给他保管,这是不是也太不靠谱了,最关键的一点,这如此不靠谱的假消息江湖上居然还流传得有板有眼的,就因为这个把别人断肠剑一家全部给干掉了,这武林人士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没有脑子了。

????不过如此说来,岂不是自己反而成了杀害断肠剑一家人的罪魁祸?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包篆的心里不由的低声的念了一句佛号,算起来,这可是自己当和尚以来为数不多念佛号的时候,现在这比窦娥还冤的断肠剑当了鬼可千万别来找自己索命。

????而黄河黄则默默自己的下巴,沉yin一下,道:“不过现在看来,要是留言里面的武林盟主是你的话,你应该不认识什么断肠剑吧”

????“废话,我当然不认识他”

????包篆有些郁闷的说道,无妄之灾啊,对于断肠剑来说是,对于自己说也是,这有些人岂不是要怪自己,其实自己最大的错也仅仅在酒后说了几句话而已吧。

????拍拍桌子,包篆问道:“那么这断肠剑死了之后,那么这江湖上又有什么流言,这书又流到什么人手里了”

????黄河黄立即道:“在这之后,这书听说又到了三鹰手里,这是三个兄弟,自然也不是什么白道之人,下手极为狠毒,很多江湖人对于他们可是异常的厌恶,要是说他们动手杀了断肠剑一家的话倒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毕竟他们原本就是这种人,所以很多人也以为,他们就是凶手很多和断肠剑关系很好的人便开始追杀这三鹰的下落,但是可惜的是却没有丝毫的下落同样消失的还有那本秘籍,于是很多人也就认为这秘籍就是被三鹰拿走。就在很多人以为找不到他们的时候,突然现了三鹰中猎鹰的尸体,而看尸体当时并没有死去多久,至于这死因也似异常的蹊跷,正是死于鹰爪功,这可是他们自己最擅长的功夫”

????“三鹰中的猎鹰死于自己擅长的鹰爪功,难道是三鹰内讧?”

????包篆连忙追问道,自己死于自己擅长的武功,这样的话也只有这个理由,不然的话很难解释的,毕竟可没有什么慕容复,可以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合理的解释也就是生内讧,自相残杀吧

????黄河黄道:“起先很多人也如此猜测,当然也有人不相信,毕竟三鹰是亲兄弟,要是为了一本秘籍自相残杀的话有些不可能”

????包篆瘪瘪嘴,这又什么不可能的?这自相残杀的事情难道还少了,一家人又怎么样?有句话说得好,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可这一家人自相残杀的事情同样也有

????曹丕和曹植都是曹操之子,且都为卞太后所生,是真正的同胞手足。曹sp;因其才智高于其兄曹丕。后曹丕登基(始称魏文帝)仍忌曹植之能,加以迫害,要曹植作诗,不然就杀头,曹植走了七步之后,也就yin出了那着名的诗来:煮豆燃豆萁豆在斧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而到了隋末,李渊在李世民支持下在太原起兵反隋并很快占领长安。618年,隋炀帝被弑之后,大业十三年五月,太原留守、唐国公李渊在晋阳起兵,十一月占领长安,拥立隋炀帝孙子代王杨侑为帝,改元义宁,即隋恭帝。李渊自任大丞相,进封唐王。义宁二年五月,李渊篡隋称帝,定国号为唐,并立长子李建成为太子。根据唐创业起居注中说,太原造反是李渊本人的主意。但是唐书中却说太原造反是李世民的谋略,李渊曾答应他事成之后立他为太子。天下平定后,李世民功名日盛,李渊却犹豫不决。李建成随即联合李元吉,排挤李世民。李渊的优柔寡断,也使朝中政令相互冲突,加了诸子的兵戎相见。次年,李建成向李渊建议由李元吉做统帅出征突厥,借此要把握住秦王的兵马,然后趁机除掉李世民。李世民在危急时刻决定背水一战,先制人。李世民向李渊告了李建成和李元吉的yin谋,李渊决定次日询问二人。李建成获知yin谋败露,决定先入皇宫,逼李渊表态。但在宫城北门玄武门执行禁卫总领常何本及其属下都成功被李世民买垄,并成功策反。而当第二天这李建成还有李元吉两人抵达玄武门的时候,李世民杀掉了他们,最后自己登基称帝,也就是唐太宗,年号贞观

????远了不说,就说近点的,这燕王朱棣造反夺了自己的侄子而天下,这才当了皇帝他的儿子汉王同样造反,不过却没有拿下江山,最后被他的孙子杀了,前不久这宁王造反,天下没有夺取,反而全家被抄斩,一个活口都没有留下,算起来这还不是一家人。

????所以说这并不是什么好奇怪的事情,三鹰为了武功秘籍自相残杀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这皇家的人为了天下可以兄弟相残,这三鹰为什么就不会为了武功秘籍自相残杀?

????于是说道:“这有什么不可能,这为了武功秘籍自相残杀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黄河黄闻言点点头,道:“其实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很多人也认为猎鹰应该是死于自己人之手,因为三鹰中他的功夫最弱,自然也就最容易被*掉,不过这没有多久,又66续续的现了三鹰中战鹰的尸体,同样死于鹰爪功,这让更多人相信这是另外一鹰所为,只是道现在为止,都还没有找到他的踪迹,可是这人事情却已经在江湖上传得沸沸扬扬,于是更多人都加入了寻找他的队伍之中,当然这其中不乏一些名门正派,他们的理由却是为了断肠剑报仇,或者讨回一个公道什么,哼……,其实很多人连断肠剑是什么人都不知道,至于他们到底什么居心,这自然不言而喻,哼,当*子还立牌坊”

????黄河黄的一脸的鄙夷之se,那些口号喊得响亮,一脸正气的名门正派,其实这心里打的什么主意大家都心知肚明。黄河黄好歹也是一个汉子,当然瞧不起这种人。

????如此一来,包篆大概也知道了原因,这江湖上闹得沸沸扬扬的武林秘籍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现在看来,最先还是出现在杭州的断肠剑身上,要知道苏州和杭州距离可不近,而自己在苏州酒后说出了那些话,到底是怎么流传到杭州,而又怎么牵扯到了断肠剑身上,这就是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

????可惜这断肠剑已经死了,而且全家没有一个活口,即便自己匆匆忙忙的去杭州,估计也调查不出来一个什么结果来

????其实这是最关键的问题的,为什么江湖上最先会流传出来秘籍会藏在断肠剑的家里。

????这一点包篆怎么也想不通,这眉头不由的皱了起来/.

????黄河黄见此,道:“有一件事情可你应该知道才行,就是断肠剑的背景”

????正在沉思中的包篆抬起头,惊讶道:“断肠剑的背景?难道这断肠剑还有什么了不起的后台?”

????黄河黄道:“对,断肠剑虽说是号称武林人士,但是实际上,他的祖上并不是什么武林人士,不过这情报非常的隐秘,江湖上知道的人几乎没有,老夫也是打听了很久这才知道一点其实断肠剑的父亲并非他爷爷的亲身的”

????“不是亲身?”

????包篆惊讶道。

????黄河黄露出了笑容,眼睛里面呆着得意的笑容,道:“对,不是亲身的,因为他爷爷根本就不能生,他是个太监”

????包篆这下更加的吃惊了,这端在手里的酒碗一时半会也忘记喝了,道:“太监?”

????黄河黄却不客气的端起了美酒,一大口喝得干干净净,这才放下碗,道:“对,当初他进宫当过太监,但是在四十多岁的时候突然离开了皇宫,这才在杭州定居,娶了几房姨太太,后来也就有了断肠剑的父亲,由于他不是杭州本地人,所以没有人知道这个秘密,在很多人的眼里,他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有钱人家,这娶妻生子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那你是怎么知道的?”

????包篆立即问道,既然没有人知道,那么他又是怎么知道的?这一点包篆的心里自然有疑问。

????黄河黄嘿嘿一笑,道:“为了打听这书的下落,老夫自然不留余力的,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得到了这个消息,最后又派人去打听了一下,在断肠剑祖父的墓中找到了一个坛子而这个坛子,正是太监们用来装自己命根子的坛子没有想到啊,即便过了十多年,这坛子都还在”

????包篆的心里不由的一阵恶寒,现在知道为什么他如此的有信心了,为了打听这个消息居然去刨了别人家的祖坟,这老小子也真够狠的。

????不过这也有那么一种说话,这太监都会好好保存自己的命根子,然后等自己千秋之后把自己的命根子和自己葬在一起,如此一来也才能认祖归宗

????可包篆还有疑问,道:“这断肠剑的爷爷是太监,这和秘籍出现在他家里有什么区别?”

????黄河黄看了过来,道:“你先前不是已经说了,这欲练神功,先得自宫?如此一来的话,岂不是说明了一点,这要练上面的功夫,就必须自宫,也就是必须得变成太监才行?而断肠剑的爷爷虽说看上去并不会什么功夫的,但是江湖上也有流传说他是个高手,不过被隐藏得比较深而已,所以这断肠剑家里有秘籍岂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包篆一听,还真不由的一愣,道:“没有这么巧的事情吧?我其实也就是说一下而已,现在听你如此一说,岂不是成了还真有如此一本说,嗯,等等,不对,这其中还是有问题,一方面说是我给断肠剑的,但是如此一来,这和我也没有什么关系,这也说不通啊”

????仔细一想,这其中可到处都是矛盾,更加是疑点重重,自己最先说出《葵花宝典》这书的名字来,而莫名其妙的居然成了自己给的断肠剑这书,可另外一方面又说这书和他爷爷有关系这岂止能用来形容,简直就是很,而且到处是漏洞?

????黄河黄道:“你这样一说的,倒也是,不过也有留言说武林盟主和断肠剑的爷爷是莫逆之交,当初他临终的时候把这秘籍给了他,然后十年之后又退还给了断肠剑可现在看来,好像有些不太可能?”

????黄河黄一脸的疑惑,看着包篆。

????包篆啪的一拍桌子,道:“废话,当然不可能,十年前,十年前我才十多岁,一个十多岁的小孩子和一个老头成了什么莫逆之交,而且还把很重要的武功秘籍给了我,这种事情怎么可能生,这编故事的人是傻子,信以为真的人同样是傻子”

????包篆嘴里气呼呼的说道,这心里同样一肚子火,也不知道是什么人编的故事,居然还可以追述到十年前,十年前?这个朝代的自己估计还在哪里苦苦的为了科举而奋斗,什么四书五经之类的,至于几百年之后的自己,同样也在奋斗着,十多岁的自己正在努力的为了升高中而面头苦读,就算有人给自己什么武功秘籍,管他什么《葵花宝典》还是《九yin真经》还是什么《降龙十八掌》,这些所谓的秘籍最大的作用就是用来支桌子,上茅厕都嫌纸硬了

????而现在,居然有人把自己追述道了十年前,好像当时自己就已经厉害非常,别人一看就知道自己可以委以重任,朝廷栋梁,武林的福星,一看就可以领导整个武林,什么一统江湖,千秋万世之类的

????又不是写小说,这样的鬼话谁相信

????可居然还真有人相信了

????包篆的心里只能用无语两个字来形容自己的感觉。

????叹口气,道:“好了,现在事情我也知道了大概,哎,这算什么事情,喝醉了酒说的话都有人相信,还拼个你死我活的,这累不了这是?”

????无妄之灾,这简直就是无妄之灾,早知道那天自己就不喝那么多酒,哪里会有那么多的事情,这下倒好,居然有人相信了!

????武林啊,坦白的说如此一来存在弱智的人还真不少,相信这话的人更加不少,难道真的是那句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所有人都想抢夺这秘籍的时候,又有几个人回去辨别真伪。

????心里一叹之下,包篆再次拿起了酒坛子,这个是偶才突然现酒酒坛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空了,里面一滴酒都没有了,在扭头看看外面,天se已经很晚,不知不觉之间都已经是深夜了,于是站了起来,道:“好了,我想知道的也都知道了,至于明天你自己也好好想想,黄河帮以后的事情我可管不了,你自己心血可别废了”

????黄河黄立即问答:“我还是有疑问,为何你要做到如此?”

????包篆道:“这理由不是已经说了,为何还要我说,好了,好了,也别多说了,我先去休息了”

????打个哈欠,包篆咋才出了门!

????可这刚刚出门,却现柳诗诗居然在外面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