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腹黑总裁,女神非你不可 > 《腹黑总裁,女神非你不可》正文 ——龙蛋 终
????那天以后,风蜜再也没见过龙鹏。

????这人就像是平空消失了,又好像是故意躲着她。

????为啥要躲她呢?风蜜弄不明白,躲也应该是她躲着他才对吧?

????那天半夜,她就风风火火的在*上煽了他一耳光,然后艰难的爬下*,穿好衣服。

????但是她自己的衣服都不在了,不知道被那个臭男人藏在哪里,她只好将就着把他丢在*下的衣服穿上了。

????那晚真是丢人,她穿着龙鹏的衣服,就像个戏台上唱京剧的,甩着袖子离开福斯酒店。

????对,福斯酒店,龙氏旗下的福斯酒店。

????她离开的时候越想越愤怒,竟然在喝醉后被他占了个大便宜,骗到他家旗下的酒店去,然后......

????世上没有后悔药,她什么都不想说了,便宜被占了就占了吧,反正以前也不是没吃过亏。

????所以当龙鹏追出酒店门口的时候,当着出租车司机的面儿,当面门前迎宾加保安的面,她又狠狠甩给了他一耳光。

????“*,你记着,以后永远都想再骚扰我!”

????她冲着他吼,当场所有人都吓傻,然后她抹着眼泪就上了出租车。

????她心情不好,简直糟透了,出租车驶离酒店一段路程,她才发现,原来自己身上分文没有。那天晚是黎黎和尚禽.兽的洞房花烛,她不可能在后半夜把黎黎叫出来,她并不是怕尚禽.兽,只是不想在黎黎人生中最重要的日子里为她操心了。

????最后还是大雄去接的她,给她付了车钱,然后陪她坐在a市一座港口上吹了*的海风。

????清晨,得到消息的风建柏派人来接她,把她送回了风家。

????就这样,她再也没看见过龙鹏。他也是自信受挫了,想他一个在a市能呼风唤雨又玉树临风的高富帅,为了挽回她,一次次被她拒绝受辱,任何男人,也厌了吧?

????这话不是她说的,是江一黎说的,黎黎后来告诉她,龙鹏出国了,不知什么原因,突然被家里逼婚,然后出国散心去了。

????她听了都想笑,逼婚,他是不婚族吧?谁能让他结婚啊?平时他对她说的那些娶不娶,嫁不嫁的,也都是逗她开心,博她一笑罢了。

????关于怎么个逼婚,逼他娶谁,黎黎没有说,她也没有问。

????反正她不在意,那个人和她无关。

????出国散心了更好,以后回来的时候,他们偶尔见面打一声招呼,算是对比此客套了。也有可能一辈子再也见不到。

????对,一辈子再也不见。

????风蜜这样想着,可是心里并不开心,莫名其妙的,眼睛里总是湿湿的,想哭。

????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爱感伤了?

????关于那晚,究竟发没发生过,其实她仍是不确定的,腿间有感觉,但是她喝的太多了,真的什么也记不住了。

????只是后来突然有一天,有一个陌生人登上门,给她送来了一套礼服。

????她看到礼服,才想起那是黎黎和禽.兽结婚那天,她最后穿的伴娘礼服。

????那人说:“风小姐,礼服已经洗干净了,您检查检查。”

????她检查个毛啊,又不是她花钱买的,是姓尚的花钱定做的好不好,新娘一辈子穿一次礼服,将礼服珍藏当作一辈子纪念,她一个伴娘,也许以后嫁不出去会当一辈子伴娘,会穿一辈子伴娘服,她珍藏个毛?

????所以,那人走后,她就把礼服随意撇了,只是她心里明白,为什么要洗干净还给她,因为那晚她吐了,吐了自己一身,是龙鹏把她送到福斯酒店。

????***********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风蜜独自经营的小面馆儿,生意也一天比一天兴隆。

????不过她也心想,可能是风建柏在背后做了什么,所以她虽然忙,却没那么累,她雇佣的所有伙计都是那么勤快。

????黎黎和尚禽.兽一家四口去度蜜月了,每天会定时发来蜜月照片给她,她看着那些照片,真是觉得,黎黎的幸福终于圆满了,她一路走来都很不易,老天会怜惜努力和善良的人,给她一个幸福的结局。

????那她的呢?

????“老板,外面有辆车!”

????正在风蜜坐在收银台前发呆时,一个伙记走过来,对她指指门外。

????“有车就有车呗,瞧你!”风蜜翻了个白眼。

????伙计心急,道:“不是,老板,你看那车,是...是...是辆加长的。”

????风蜜明白了,风建柏来了。

????对于父亲,她都不知道怎么叫出口,但还是叫了,勉勉强强,叫的并不怎么顺口。

????“爸...呕...”

????正当气宇轩昂的风建柏一身西装革履踏进面馆时,风蜜喊了一声“爸”,随后便忽然捂上了嘴巴。

????什么也说不出来,风蜜想吐,胃里突然翻江倒海,渐渐涌上了喉咙。

????“这是怎么了?”

????风建柏将手上的一个牛皮纸袋拿给了助理,然后紧随风蜜脚步,追出了面馆儿后面的一个小门。

????风蜜踏出小门,就蹲在地上“哇哇”吐了出来,吐的并不多,只是早上吃的一点稀粥。

????风建柏并不嫌弃,只是关心女儿,上前拍拍她的背,“吃坏东西了吗?要不要去医院?”

????风蜜没说话,却接过风建柏递来的纸巾,擦擦嘴边,可还是想吐。

????“不行,去医院吧!”

????风建柏二话没说,直接将女儿拦腰抱了起来。

????**********

????去医院的一路上,风蜜都有种飘飘忽忽的感觉,那感觉其实是幸福的,人生里,大概只有三个男人曾给了她这样的幸福感,让她觉得,她都是一直被*爱的。

????她的亲舅舅(养父),她的亲生父亲,龙鹏......

????***

????“杜医生,我女儿怎么回事?”

????风建柏亲自驾到,这家省级医院不可能怠慢,风建柏要求还高,非要给女儿做详细检查。

????验尿和验血结果出来以后,医生有些头痛地捏着化验单,不好意思地对风建柏道:“风先生,风小姐身体其实...挺健康的,也不是胃病,呃...风小姐怀孕了,你们知道吗?”

????医生说话的时候,故意看了风蜜一眼,关于风建柏还有一个私生女儿的事情,早在a市传开了,听说这位掌上明珠并未婚嫁......

????***************

????回去的一路上,风建柏沉默,风蜜也沉默,坐在风蜜身旁的女助理,尴尬地缩着手指。

????风蜜这才意识到,她手上拿的牛皮纸袋,原来风建柏这次来找她,又是让她来挑选被他看中的未来女婿的。

????不知为什么,风蜜此时又有些想笑了,明明自己未婚怀孕,并且孩子的父亲下落不明,是件多悲哀又丢脸的事,可是她就是想笑。

????只是她不明白,风建柏沉声叹气,大概是想到了当年的风心语,未婚怀孕的痛苦。

????***************

????孩子的父亲是谁,风建柏却没有问过风蜜一句,后来把风蜜送回了风家,对风父风母交待了什么,风建柏满目愁容的离开了。

????三天后,陆千秋和尚楚提前回了国。

????一周以后,某人也回到国内。

????风蜜见到龙鹏的时候,一点都不意外,只是,这派头也太大了,三五辆豪车一齐停在他们家门口,这是要干嘛了?

????龙鹏并不是一个人来,哇塞,龙鹏的爸爸和龙鹏的妈妈她不是没见过,那气场,简直也不输风建柏和颜敏。

????并且,他们身后跟的随行人员,拎着一包一包的礼物,这是登门来向风家道贺呢?还是登门来认亲?

????当风蜜意识到,这是来登门认亲的以后,龙鹏的父母已经被请进风家大门了。

????风蜜还傻傻站在院子里,穿着一件很好看又很可爱的家居服,盯着出现在自己脚边的那双崭新的男士皮鞋。

????龙鹏瘦了一圈,但整个人还是很精神的,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颈上没有扎领带,但是里面的白衬衫,将他本就俊美的面容和气宇显得更加高贵。

????他盯着她的肚子发呆,伸手要触摸一下,风蜜不让,躲开。

????龙鹏干脆紧紧的抱住她,一手插进她有些留长的头发,“你这个狠心的女人,怀孕了都瞒着我!”

????谁瞒着他了?

????风蜜心说:我自己也才知道好不好,而且,我都不确定那晚到底和你有没有那个啥...

????现在确定了,的确是发生了。

????不过发生了又怎么样?你咋知道孩子就是你的?

????风蜜想理直气壮的回他这句话,但是撇撇嘴,没敢说。

????她最近整个人都变得不好了,爱哭,总是觉得委屈,昨晚倔驴同鞋还告诉她,那也算是一种孕期反应,女人怀孕后都会觉得委屈,而且会发生很大的心理变化。

????也就是说,以前你所有任性的,不任性的决定,都可能在你怀孕后,被你否定和推翻;也许你是爱龙鹏的,但怀孕后你可能不爱了;也许你是以前不想生小孩,不喜欢孩子,但你现在喜欢了。

????什么原理呀?她怎么可能不爱龙鹏呢?是早就不爱了好不好?

????但她以前的确没怎么喜欢过小孩,她家的风小可,她都烦透了,不过...不过...

????她现在干什么都是小心翼翼的,连打哈欠都害怕把腰抻坏了。

????“你松开我行不行?勒的我好紧,我宝宝都怕被你挤没了?”风蜜冷眼怒瞪着龙鹏,完全一副只要宝宝不要他爹的状态。

????龙鹏本来还一副冷酷严肃的样子,此刻又变得有点顽劣邪恶,“怎么会挤坏呢?我家龙太子现在还小......”低头,在风蜜脸颊上偷了个香,“最多是颗龙蛋而已!”

????“你...”

????后面的“滚 ”字没有说出来,风蜜便被人狠狠封住了嘴巴。

????风蜜本来是想提醒龙鹏,他们还在院子里,那些进屋的长辈们此时都能看见他们,可是亲着亲着,就没有了再冲他吼的力气。

????也许真像江一黎说的,心理会有变化,她不爱龙鹏了,早就不爱了,但是现在...此刻...

????“你放我下来!抱我去哪?”

????“进屋!”

????“哪屋?”

????“当然是你的屋子!”

????“唔...死龙,不要!丢脸...唔...”

????“丢什么脸呢?让我好好看看,咱们的小龙蛋长的什么样,在他妈肚子里听不听话?”

????“我告诉你啊,小龙蛋,你‘把拔’以后决定痛改前非了,一心一意只看你妈妈,让你妈别气了,不然你这颗好不容易种下的龙蛋该偷偷溜走了,你说...下个月就婚礼好不好?”

????“死龙!你跟谁说话那?”

????风蜜被抱进了屋子,关上了门,听到“婚礼”两个字,脑神精就一跳一跳的。

????龙鹏把她轻轻放在了*上,随后,并不全压上她的覆在她上方,吻了吻她噘起来的小嘴——“和我儿子说话!我要娶他妈,下月婚礼,明天领证,完毕!”

????(终)